修真归来在都市

第四百一十章师即是徒

第四百一十章师即是徒2017-11-14 10:54:31Ctrl+D 收藏本站

    刚刚清醒过来的忘心法师突然听到尹修的这番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抬头望着尹修,惊恐的叫道:“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尹修平静的看着他,道:“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慧明法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尹修淡淡的说着,然而这番话却让仍然被束缚在他身前的‘忘心法师’,以及旁边的霍林生,还有众多天九门的人都纷纷一片哗然,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慧明法师?

    这明明就是忘心法师啊,怎么会是慧明法师?慧明法师明明是忘心法师的师父,怎么可能……

    包括霍林生在内,但凡知道那慧明法师与忘心法师之间关系的人无不惊愕不已的望着尹修。

    只有尹修面前,无法动弹的那位‘忘心法师’猛然间脸上‘唰’一下变得煞白,望着尹修的眼神中那抹恐惧之色顿时变得更加浓烈,惊惶失措的大叫道:“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慧明法师是我师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只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此刻‘忘心法师’的矢口否认显得有些慌乱心虚,底气不足。更像是在死撑的狡辩。

    也正是因为如此,看懂了‘忘心法师’在慌乱狡辩的霍林生等人,心中才更加的感到惊骇与费解。

    这情况,似乎已经坐实了尹修所说的话,眼前这位‘忘心法师’就是禅天寺早已圆寂多年的慧明法师?

    可是,这怎么可能!

    霍林生与天九门的几位长老都纷纷倒吸了口气,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有些不太真实,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是……不可思议!

    玄真门那边离着也不远。自然也都听到了这番话,顿时同样是一片哗然。

    而混在天九门人群当中的霍剑萍此时却再也忍不住开口向身边的尹天琪问道:“天琪,尹……尹修到底是你什么长辈?为什么他会说那位忘心法师是他的师父慧明法师?”

    尹天琪心中虽然同样有些吃惊,不过却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觉得无法理解。自家这位大爷爷的手段他可是了解一些的,既然大爷爷这么说,那么必然就不会有虚。

    听到霍剑萍的询问。尹天琪收回目光来,转头看了她一眼,稍稍迟疑了一下,想着反正大爷爷眼下也几乎是公开承认自己身份了,便也就开口回答道:“他是我大爷爷。既然我大爷爷说那个忘心法师就是他师父慧明法师,那肯定就不会有假!”

    “什什么!?他他居然是你爷爷?”

    纵然霍剑萍刚才在心中有一些猜测,但此刻听到尹天琪亲口说出尹修居然是他大爷爷,这还是让霍剑萍心中感到震撼难平,甚至有点懵然。

    “嗯。他是我大爷爷。是我亲爷爷的大哥。”尹天琪肯定道。

    “嘶……”

    霍剑萍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觉得有种难以形容的震撼感,“这么说来……难道他真的像那个忘心法师所说的那样,已经活了有上百岁了?”

    霍剑萍猛地抬头望着尹天琪,吃惊的问。

    尹天琪轻点着头,应道:“是的。我大爷爷已经有一百二十余岁了。”

    话已经说到这,这些自然也就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当然,也是因为尹修跟忘心法师之间的话已经把这些都挑明了。不然尹天琪也不敢随便跟霍剑萍说这些事。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有一百多岁了!看上去却还跟寻常二十多岁的人一样年轻,难道他已经是长生不老了?”

    霍剑萍惊叹不已的说道。脸上充满震撼难言之色。

    在霍剑萍与尹天琪说话的同时。尹修看着面前的‘忘心法师’,没有在意他的矢口否认,只是平淡的说着:“你也算是聪慧过人,说是奇才也不为过。能以上古魔道的‘转魂**’残篇,与上古道门九字真言秘术之一的‘皆术’残篇糅合于一体,自创出了一门类似于魂魄‘夺舍’的秘法。”

    “单单是如此奇想。就不是常人所能企及。只不过,你为了自己能够延续,为了长生不死,以如此残忍歹毒的秘法强行夺取跟随侍奉了你数十载,对你丝毫没有任何防备。完全信任的亲传弟子的肉身,使其魂飞魄散……也委实是冷酷无情。”

    夺舍在修真界中并不稀奇,只不过那基本都至少是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才能够在肉身死亡而元婴或元神未灭的情况下夺舍。

    像慧明法师这样,连金丹期都尚未达到就能以单纯的魂魄进行‘夺舍’的,几乎从未有过。

    这也是尹修颇为惊奇的地方。不得不感叹这慧明法师的确是有一些过人之处。

    尹修的话,彻底让面前的‘忘心法师’,更准确的说是慧明法师的狡辩否认变得毫无意义。

    慧明法师听到尹修居然连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一清二楚,顿时身躯止不住微颤,惊恐的望着尹修,颤声道:“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些事情除了我之外,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你是如何知晓得这么清楚的?!”

    慧明法师的确是想不明白。唯一让他觉得有可能的,必然就是刚才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恍惚失神!

    难道……他居然能够看透人心,能够窥探他人的记忆不成?否则他是如何能够知道这些只有自己才清楚的隐秘?

    慧明法师心中震惊的猜测着。

    旁边的霍林生与天九门等众人此时早已被尹修刚才所说出的那番话惊得目瞪口呆。

    魂魄夺舍……这种事情,即便对于他们这样的风水一脉的术修来说,也是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却真实的出现在眼前!这如何能够不让他们感到震撼与惊骇?

    然而,在震骇过后,包括霍林生在内。天九门的那几名长老似乎醒悟了什么,突然齐齐的朝着对面玄真门一方狠狠地瞪了一眼过去,一阵咬牙切齿,恼恨不已的模样。

    而看到霍林生等人那暗恼瞪过来目光的吴胜宝,虽然表面上强自镇定,一副‘你能奈我何’的不屑模样。但实则,他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

    尹修看着慧明法师那带着恐惧与震惊的神情,仍然是不疾不徐的平静道:“你心里的猜测没错,我的确就是直接从你自己的记忆中知晓这些的。现在,你还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说,我就无法知道的吗?”

    尹修这番话,多少有几分刻意在嘲讽,戏谑慧明法师之意。

    他对慧明法师。其实并无多大仇怨。

    当年也是恰逢其会碰到他掳掠妇女修行采补之术,所以才出手将他打伤,并且一脚踢碎了他的子孙根。

    除此之外,尹修再未与他有过交集。如果不是刻意去回想的话,尹修对他根本就没有多少印象。

    只不过,站在慧明法师这边,他对尹修可谓是‘仇深似海’。毕竟被尹修废掉子孙根这种事,简直形同杀父夺妻啊!

    他能不记恨尹修吗。

    只不过。他固然是另辟蹊径,依靠夺舍自己亲传弟子的肉身。一直活到了现在。

    但是,在如今的尹修面前,他远远要比当年被尹修踢碎子孙根时还要更加的无力,简直形同蝼蚁一般的弱小。

    当年的他好歹还能反抗逃命,现在,却连一丝一毫抗拒的能力都没有。

    “你你竟然真的能够窥探我内心的想法!这怎么可能!?”慧明法师还是不敢置信的望着尹修。双眼睁得大大的。

    旋即,又马上叫道:“难道这就是突破了修行极致后拥有的可怕力量?不仅让你长生不老,而且还让你拥有了直接窥探他人内心的能力?”

    尹修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抬头望了望天空,淡淡道:“你也算是有着天纵之才。奈何,这一片天地若是不借助外力的话,根本就容不下有人再突破修行极致。所以,你即便算是修行了两世,且两世都走到了修行极致这一步,却也几乎没有丝毫的机会可以踏出这一步。”

    尹修的这番话,倒并非是对慧明法师的怜悯,而是对这千百年来,无数像他这样走到了修行极致后,却始终被困在这一步,无法突破的人感慨而已。

    至于慧明法师,尹修不仅没有任何怜悯,相反还觉得他被困在这一步,没能突破是最好的。

    否则,以他的心性以及‘两世’的所作所为,若是当真让他超脱,凝结了金丹,只怕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得遭殃,受到他的迫害。

    尹修的感慨让慧明法师十分的不忿,他狠狠地盯着尹修,恨声道:“那为什么你却突破了!我不甘心!我修行‘两世’,为的就是要超脱,要突破这一道禁锢了千百年来无数天纵之才的枷锁!”

    “两世不行,我就继续修行第三世,第四世……我一定要突破这一步!”慧明法师不甘的怒吼。

    尹修平静的看着他,微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杀我?”慧明法师顿时再次惊慌起来,大叫道。

    不等尹修开口,他又立刻叫道:“尹修,你你听说我,我可以放下当年你重伤我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找你报仇,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如何?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活得越久的人,越容易怕死,尤其是像慧明法师这样,还心有不甘的人更是如此。一听出尹修话语中透出的杀意,他立刻就开口求饶了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