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堪破轮回 大结局

风圣大鹏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陈默!可是你杀了我凌家的八长老?”

    对方显然也是发现了他,天空中传来巨声怒吼,浑厚的玄气波动,如轰隆隆的响雷之声,震得人耳膜生痛!

    听到凌正豪喊出的这个名字,凌仙儿的面容终于是变了颜色。

    “九叔,你刚才叫的是谁?”她偏头问道,露出狐疑之色,九叔怎么会认识那个家伙?

    凌正豪略一尴尬,转即笑道:“我是在叫陈默,他目前在族中做客,你跟阿泰刚回来,所以不知道。”

    “你见到宏泰师兄了?”凌仙儿微微蹙眉,疑惑更甚。

    凌正豪擦擦冷汗,急忙道:“没……没有,对了,宏泰不是去阙胜台接你吗?怎么没见他?”

    凌仙儿脸色骤冷,指着前方那道单薄的身影,道:“宏泰师兄就是遭他暗算,至今未归!”

    陈默眉头微蹙,感觉到自己已被对方的意念锁定住了,这两股强大的气息无论其中任何一个,都强过他数百倍。

    这时候,小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草垛中钻出来,睡眼惺忪的眨了眨,飞到陈默身旁,气鼓鼓的瞪着远处天空遮云蔽日的蓝色大巨鸟。

    “咿咿呀呀……”

    小黑转身指着空中的神鸟毕方,对陈默拍拍胸脯,那意思似乎是把那只秃毛鸟交给它。

    “小心点。”陈默拍怕它的脑袋,而后转身,静静凝视着前方。

    天空之上,神鸟毕方看到正在升空的小黑,长鸣一声。掉头飞走,小黑锲而不舍,口中咿咿呀呀叫着追了上去。

    “咻——”

    一道白绫激射而出,两道身影舍弃神鸟毕方,连点虚空中的白绫。瞬间便至。

    凌正豪目光如鹰準一般凌厉,再次质问道:“陈默小辈,可是你杀了八长老?”

    “九长老,你觉得以我的实力,能杀得了八长老吗?”陈默反问。

    凌正豪眉头紧皱,陷入沉思。的确不可能,即便是八哥站着不动让他杀,就凭他一个玄力初期的小子,一时半会儿也杀不死接近凝魄境界的八长老。

    说话的时候,陈默看向凌仙儿。目光中透着一丝怪异,这位圣女明明衣衫整齐,称得上大方圣洁,但他的脑子中,却偏偏浮现出她赤身*的妖娆模样。

    “你再乱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凌仙儿被他看得面如火烧,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介于凌正豪站在一旁。硬是忍着不好过度发作。

    “你……没事了?”陈默好奇,上下打量着凌仙儿,言下之意是想问她。那么猛烈的催情药,是怎么消除的?不找个男人发泄出来真的可以吗?可这话斟酌再三怎么也问不出口,最后只归纳成了三个字。

    “你……”

    凌仙儿听闻此问,气到差点昏厥,莹白的额头上几个黑线在轻轻跳动,用手点指着陈默。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道:“姓陈的。你混蛋,你死定了!我跟你没完!”

    凌仙儿眼中喷火,如果眸光可以杀人,陈默首当其冲,早已死了上万次!

    凌正豪脸色铁青,从两人的反应已经想到了那件事,不由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对陈默自然没有好脸色,“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

    “说!八长老到底是怎么死的?”凌正豪根本没耐性听他闲扯淡,声音咆哮如雷。

    陈默揉着震得生痛的耳朵道:“我怎么知道,什么八长老,没见过,不过我看到庄家的人与人大战……”

    接下来陈默把庄高卓,庄狂刀,以及寇宁,八长老等人一一形容了一遍,虽然没有说出一个名字,但看凌正豪的表情,估计他已经猜出了*分。

    “原来是庄狂刀!”

    凌正豪咬牙切齿,一掌粉碎了一株参天古树。

    “既然事情都已经说清楚了,那我先走了。”陈默小心翼翼的后退,打算离开这两人的攻击范围,立刻施展风火雷音步跑路。

    “丫头,这小子太可恶,你去替我教训他,注意别把他打死了。”凌正豪面色阴沉,骤然冷笑说道。

    “你这个……”陈默闻言脸色惊变,飞退的同时对凌仙儿道:“你敢出手,就不怕阙胜台的事重演吗?”

    凌兰身形明显顿了一下,立刻恼羞成怒,气势汹汹而来,她实在受够了陈默,这样*裸的嘲笑与挑衅,让她很想当面将鞋底烙印在他的脸上。

    “少废话,信不信我立刻让你毙命!”凌仙儿额头青筋直跳。

    一条条白绫,化为了道道流光。

    仿佛一张密密麻麻的天罗地网,将陈默重重笼罩,白绫凌厉无匹,端头崩碎山石,劈裂巨树,所向披靡。

    陈默险险躲过白绫蕴藏的杀机,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喂!不是说了不能下杀手吗?”

    “去死吧,我杀了你再救活你,然后再杀死你!”凌仙儿冷冷道,绝美的容颜显得很狰狞。

    道道流光肆虐,攻势丝毫不减,越来越迅猛凌厉,根本不给陈默丝毫喘息的机会。

    “你这个变态疯女人……”陈默眼神闪过一丝锋芒,毫不犹豫施展出烈焰红莲,一朵精致的血色莲花,在手中绽放,同时,他的脸色也是迅速苍白了下去。

    “重台火莲!”

    足足五百瓣组成的烈焰红莲凭空出现,狠狠撞向一条条白绫。

    “嘭!”伴随着炸响,那片错杂交织的天罗地网终于炸裂,道道白绫溃散。

    凌仙儿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颜色,只有她心底清楚,这白绫可是灵器,竟然被一招玄技就给破了!

    “碧波乱舞!”

    她朱唇轻启。冷哼一声,一股更加庞大的玄气波动刺破空气,骤然爆发出来,压制的陈默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剧烈的战斗波动逼得凌正豪不得不再次飞退了五十里,眼中有着浓浓的惊骇之色。

    “这小子……居然逼得仙儿丫头使出玄技!”

    再看向陈默的时候。凌正豪的眼神全然变了,本想让丫头亲手教训一下这小子出口恶气,谁知道竟然演变成了生死之战,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连凌正豪都是有些无能为力。

    “哗!”

    白绫流光忽然划出道道弧线,瞬间天地异变。这些白绫流光竟然形成了一个密封的巨大水雾空间,将陈默操控的烈焰红莲重重围困,将炽热的火光束缚在其中,道道水箭轮番射出,击碎莲瓣。与重台火莲都竭力疯狂的互相攻击起来。

    “竟然是水?!看来我们真是水火不容!”

    现在的形势对陈默非常不利,话语间,陈默的脸色又是苍白了几分,碧波乱舞在凌仙儿九重天境界的施展下,宛如强大的飓风,汹涌的波涛,将烈焰红莲无情的卷入无底深渊。

    陈默感觉到体内的玄气急速涌出,仿佛也是随着红莲。被卷入了那无底深渊之中,不得自拔。

    风火雷音步在逃跑上堪称一门绝技,但在玄技对攻上。陈默还并没有达到运用自如的地步,眼看着烈焰红莲无法维持,即将要寸寸断裂。

    转眼间又是一朵重瓣火莲,凝聚而出,陈默的脸色苍白如纸,几乎摇摇欲坠。

    “去!”

    陈默大喝一声。重瓣火莲飞出撞向凌仙儿,既然她要下杀手。那么他就不惜辣手摧花。

    凌仙儿霎那间凌空而立,脚踏白绫躲过火莲。宛如广寒仙子浑身散发出道道霞光,重瓣火莲被白绫团团围住,爆炸开来,漫天丝絮飘舞。

    感觉到体内玄气枯竭,已经无法再一次施展烈焰红莲,陈默缓缓将从庄高卓手中缴获的长剑握在手中。

    “去死吧!”

    原本散着蒙蒙光辉的白绫,突然间光芒大盛,散发出耀眼的神光,如惊天长虹一般,向陈默狠狠斩去。

    一道飞绫光华耀眼,拖着长长的流光,仿佛破碎了虚空,疾若闪电向陈默的脖颈旋舞而去,凛冽的碧光耀得人睁不开眼。而另一道飞绫则飞旋着斩向陈默的腰际,透出的碧光水波连带将附近的树木花草都摧残的纷纷爆碎。

    令陈默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白绫尚未触及身体,他已经感觉到腰腹间传来的阵阵剧痛。

    即便是体内传来阵阵虚弱,陈默依旧紧要着牙,聚集全身的力量于剑身,狠狠刺了出去。

    “轰!”

    一声惊天巨响,将要缠住脖颈的飞绫被这股巨力撞飞了出去,那恐怖的能力波动震荡四方,凛冽的碧光到处肆虐,整片山谷放佛都为之战栗。

    而撞击飞绫的反弹力道也是巨大的,陈默的身子被高高抛起,在空中倒飞了出去,飞旋向要腰腹间的飞绫依然紧追不舍。

    陈默倒飞出去十几丈距离,在即将落地的那一霎,白绫迸发出道道碧光追袭了上去。

    晶莹璀璨的碧波飞绫看上去绚烂绮丽,但此刻无疑比死神的镰刀还要恐怖,这是收割生命的一击,要将陈默拦腰斩断!

    她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处处凶险,招招杀机!

    陈默虽然气血翻涌,体内玄气匮乏,难受无比,但面对这死亡之吻,他硬是迅速集结了全身的力量,奋力一击。

    长剑发出铮铮轻鸣,伴随着他的一声大喝,剑光如虹,狠狠的斩在了碧光飞绫之上。

    大地在摇晃,林木在颤抖,炽烈的光芒汹涌澎湃,无尽的玄气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在山谷见回荡着,滚滚能量波动如狂风肆虐,发出阵阵雷鸣之响。

    “噗!”

    最终碧光飞绫被劈裂,微微偏了偏,刺向陈默的左肋,带出一片血肉,白绫瞬间染成了红色。

    长剑被击飞了出去,而陈默也被白绫卷得再次飞了起来,横飞出去数十丈距离。

    到了此刻,无数林木被碧光摧毁。大片林海在刘烈焰红莲的光华下,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焦土。

    陈默自空中摔落而下,口鼻溢血,一股剧痛袭遍全身。

    仅仅一招,凌仙儿只是随便用了一招玄技“碧波乱舞”。就几乎取了他的性命,而且她肯定还有别的杀招没有施展。

    这便是九重天的实力吗?

    陈默徒生出一股无力感,自己拼死反击,却是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

    难道今天真要命丧于此?

    还不够,必须要变得更强!

    他缓慢而又坚定的站了起来,抹干净唇角的鲜血。道:“好一个天蓬圣女,好一个九重天,你们强买不成还想明抢,我所做的只是自保,你误中的毒药。不过是我从你们凌家的人手中所得,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而今你恼羞成怒,堂堂圣地传人,竟要趁着我玄气不济的时候偷袭……嘿嘿,凌仙儿啊!难道你对自己的修为那么没自信吗?”

    凌仙儿冷冷道:“生死对决,哪有诸多道理,你技不如人理当伏诛!”

    陈默看了看凌正豪,再看向凌仙儿。肆意狂笑,“哈哈,原来这就是凌家的行事作风。老不死的,你干嘛不一起上算了!如果再给我两年,我定会将你们屠个干净利落!

    “都住手!”

    凌正豪的出现将二人隔开,他看了陈默一眼,眼中隐隐有一丝忌惮,此子才修炼了多少时日?如今已经踏入四重天。还拥有如此强大的玄技。

    一股惧意在他心底蔓延开来,最终化为五个字——此子不可留!

    凌正豪抓着陈默。与凌仙儿一起朝着族中掠去。

    到了凌家的时候,陈默已是昏迷不醒。凌正豪正准备向凌天翰禀告,凌天翰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先命人将陈默送回去养伤。

    当众人离开之后,陈默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呀你!”凌天翰指着凌仙儿摇头长叹,“你看看都把人打成什么样子了,就剩下一口气了,我们留着他还有用,你怎么就……”

    “这不是没死嘛……是他自己太弱了。父亲啊,我去给你们泡茶!”她撇撇嘴,一双美目灵动中带着一丝狡黠。

    凌天翰看着那道俏丽的背影摇头长叹。

    “这件事不能怪仙儿丫头,是那小子欠揍,这还算轻的!”

    陈默在屋中肆无忌惮的吸收着极品天玄石,当玄气稍微恢复些的时候,他便运转太乙长生经自行调理,相信不出半个时辰,伤口便能愈合如初了。

    厅堂内,凌正豪将陈默如今的实力仔仔细细的对凌天翰叙述了一遍,

    凌天翰深深的感到极为震惊,这等修炼速度,简直不比任何一个圣地之子差,简直是千年难得一出的妖孽!

    “这简直就是一块璞玉啊!”

    凌正豪愁眉深蹙,思忖良久,道:“此子简直是天才妖孽,若是这么修炼下去,日后恐怕无人能够压制了,趁着他羽翼未丰,必须早除祸患。”

    “不可,他的血液关系到我战族复兴!”凌天翰摇头。

    “我们可以取他血液封印起来留用,家主……此子不除,我族一日难安啊!”凌正豪见凌天翰无动于衷,语重心长的说道,面带悲色。

    凌天翰皱眉,沉吟了片刻,依旧缓缓摇头,道:“不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欲将仙儿下嫁于他,这样,就将他绑在一条船上了,我观他极重情义,只要我们好生对他……”

    啪!

    门外,茶杯狠狠的从凌仙儿手中落下,碎了一地。

    凌天翰和凌正豪微惊,追出之时,已然不见了人影。

    “陈默,你给我出来!”

    “你到底对我父亲说什么?”

    “啊啊啊……可恶的陈默!”

    大院中回荡着凌仙儿不断的尖声大叫。

    最后凌仙儿硬是杀到了陈默的居所,开始发飙,惊得不少凌家的子弟都是远远躲开,噤若寒蝉。

    陈默的房门被这位姑奶奶一掌轰成了渣滓,陈默大伤初愈,却被逼得不得不跳出来,否则怕是连房顶都被她掀翻了。这时候真该感觉太乙长生经的神妙。

    “你又发什么神经?”

    “你……你跟我父亲说什么了?”凌仙儿脸色森寒。玲珑起伏的娇躯在微微颤抖。

    “我说什么了?”陈默一头雾水。

    “你、你少装蒜,说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告诉你,我是宁死也不会同意的,你少做白日梦!”凌仙儿银牙咬着红唇气道。

    陈默越发哭笑不得。“你脑子被雷击了吧!大白天的跑到我这里撒泼,我清楚什么了?真是莫名其妙!”

    凌仙儿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点着他,恨得牙痒痒的,硬是说不出父亲要将自己嫁给他这回事。

    “你混蛋!留在我们族里果然是不怀好意,如果你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我现在就杀了你!”

    陈默心里暗忖,难道她知道我在打经塔的主意?

    “几次都是你们抓我回来的,居然说我留在这里打坏主意,就算我不怀好意,那麻烦你现在立刻送我离开!”

    “好好好。你果然打的那主意!你……你无耻!”凌仙儿指着陈默,脸色潮红,整个娇躯都在颤抖。

    陈默瞪大眼睛,自己到底打了什么主意,怎么就无耻了?

    一道白绫凌厉袭来,碧光割面,陈默眼中闪过一丝锋芒,一缕极其淡薄的雷光。带着细微的嘶嘶声,出现在身体表面,陈默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原来你没有受伤?!”凌仙儿冷冷质问。

    “哼。这点小伤还死不了,让你失望了!”陈默亦冷冷回道。

    “你现在去死,我就不会失望!”

    无数道白绫紧追不舍,宛如一方巨大的天网。

    但陈默滑溜如鱼,速度之快当世罕见,一道道残影时隐时现。快到了极致,凌仙儿深深感到震惊。这才几个时辰未见,他的实力竟然又提高了!

    其实是因为通过对战。陈默对风火雷音步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层,也许当他真正圆融通透之时,速度可以如闪电雷鸣一般,肉眼难辨,瞬息万里。

    凌仙儿仰天吹响一声哨响,招来神鸟毕方,飞身而上,落在神鸟毕方的背上,挥舞着道道白绫,冲着陈默追杀过去。

    神鸟毕方看到陈默,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登时叫道:“丫头,这小子和那小淫兽就是偷**的贼子,上次小淫兽用你的**绑住鸟爷,那香味就是你的体香!”

    只见凌仙儿闻言,脸色由红变成了青,由青变成了紫。

    “你……我要杀了你!”凌仙儿绝美的容颜上布满了寒霜,玲珑起伏的娇躯在微微颤抖。

    凌仙儿被气昏头了,连玄技都忘了施展,挥舞着白绫就冲了上去。

    无数白绫如暴雨一般倾斜而出,陈默像是浮光掠影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脚下踩着风火雷音步,轻踏白绫冲到了凌仙儿的身前,一把攥住了他的纤纤玉手,冷冷道:“你以为我会在同一招上面失败两次吗?”

    而方才立身之处轰隆一声巨响,青石地面被白绫绞碎,成了一地石屑。

    “放手,你这个败类!偷**的无耻之徒!你……”凌仙儿羞愤无比,奋力挣扎。

    也许她的实力的确高出陈默许多,但是此刻她已经方寸大乱,失了平常心。

    “嘭嘭嘭……”

    半空中,两人相互纠缠着,各自剩余的一只手和两条腿,在神鸟背上大打出手,掌风凌厉。

    “你再乱动,小心我将这里夷为平地,你应该清楚它的威力……”

    陈默威胁道,这时一朵小巧玲珑的烈焰红莲腾出手掌,在二人的掌心绽放,由陈默玄气包裹着,还不至于伤到她,但是一会儿可就不一定了。

    “你敢?”凌仙儿冷静下来,不再挣扎,那双美眸狠狠的瞪着他,心中暗恨,这个无耻的家伙,明知道打不过自己,竟然用这种卑鄙手段……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陈默笑吟吟的道。

    “放手!”凌仙儿恨得牙痒痒的,怎么看都觉得那个笑容实在可恨,恨不得在这家伙的脸上印几个大鞋印,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不放,我被你冤枉了这么多次。要不,咱们来点既成事实,不然我总觉得这亏吃大了!”

    “你……去死!”

    两只手都被陈默紧紧的钳制住,凌仙儿羞愤的瞪着陈默。

    天空中,两人站在神鸟毕方的背上。在空中盘旋,衣袂飘动,长发猎猎飞舞,男的俊朗儒雅,女的貌若天仙,看起来倒也非常般配。

    “那不是蓝若师妹吗?她从圣地回来了!呃。我怎么看到她身边有个男人……”

    “那个男的是谁,仙儿师姐居然允许他与自己共乘一骑?”

    “天呐,我没看错吧,那是仙儿师姐吗?从来没见过她与任何人如此亲密过!”很多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要与那个家伙生死决战!”

    凌仙儿和陈默搞出的动静太大了,下方已经吸引来了不少凌家的子弟。众人见到这副情景,很多男弟子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一地。

    凌仙儿听到那些议论之声,险些从高空坠落下去。

    “陈默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放开我!”她眼圈微红,低吼着。

    “不放,与其让你误会成小偷,不如我们去家主那里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你这个混蛋,你敢去我……我杀了你!大不了玉石俱焚!”凌仙儿真的有些害怕了。如果这件事被父亲,甚至族中的人知道,她还有何脸面见人?

    “那么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在凌家这段时间我不想惹事,你最好也克制一下你自己,不然我一定回去家主面前仔细讲一讲我们之间的误会!”

    陈默凌空一跃,跳离了神鸟毕方,手掌一旋,烈焰红莲化为点点光华没入掌心。

    凌仙儿咬碎了银牙。像她这样心高气傲的女子,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忤逆她。

    她冷冷的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心道:“陈默,总有一天我要你匍匐在我脚下。为今天的一切忏悔,然后以死赎罪!”

    陈默回到房间,看着碎成一地的门还有床榻,一阵无语,“这个疯女人……”

    小黑被活埋在床榻的废墟下面,这时候缓缓睁开睡眼惺忪的大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

    “陈默兄弟!”

    陈默闻声回头,微微眯起眼睛,来人并不陌生,甚至还与自己有些不愉快。

    心中暗忖,凌宏泰居然平安无事回来了,不过当他看到凌宏泰的脸差点忍不住发笑,好端端的一个帅小伙,居然被揍成了猪头三,俊朗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简直惨不忍睹。

    也实在是难为他了,堂堂六重天修者,被人当成猪头胖揍。

    凌宏泰倒是丝毫不介意,笑嘻嘻的凑过来,很是亲密,欲搂住陈默的脖子,却被陈默巧妙避开,他也不介意,笑道:“原来你是我们家族的贵客,怎么不早点说呢?上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有机会我们兄弟喝上一杯,就当为兄给你赔罪了。”

    陈默唇角抖了抖,暗忖这小子突然态度大变,这唱的又是哪出?这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令陈默警惕心大起,总觉得背后阴风嗖嗖的刮。

    凌宏泰拍了拍陈默的肩膀,道:“你小子忒不厚道,害得兄弟裸奔,差点被阙胜台那群人打断三条腿……”

    “谁叫你们想害我,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知道那药不是你的,哎算我倒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你这个房间住不成了,我命人给你换到隔壁,你先去见一下家主吧,他有事找你。”

    陈默微微蹙眉,量凌宏泰也不敢拿家主乱开玩笑,只是,凌天翰突然找自己所为何事?

    是为了万通令吗?不可能,凌天翰应该不知道万通令在他身上,虽然庄狂刀和庄高卓逃回去了,不过四家关系错综复杂,他们应该不会把这种消息外泄,只是以后要小心庄家的人。

    不是为了万通令,那会是为了什么?思索之间,陈默已经来到了正厅大堂。

    刚一推开门,便迎来一道杀气腾腾的目光。

    陈默淡淡看了凌仙儿一眼,随着他步入门槛,那道杀气更加浓重。

    凌天翰端坐椅子上。仿佛没看见一般,始终低头品茶。

    “你又跑来做什么,滚出去!”凌仙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指着门口道。

    陈默只好耸肩笑了笑,人家父亲在场。总不好一见面就掐架。

    “仙儿,不得无礼,你先出去吧,为父这都是为了你好……”凌天翰出口道。

    “父亲——”凌仙儿急道。

    陈默看出了些门道,这父女俩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凌仙儿苦苦相求。凌天翰则是打定主意不同意。

    “你先出去,我有话与陈小兄弟说。”最后,凌天翰揉了揉额头,摆手说道。

    “您……我死都不会同意的!”

    凌仙儿眼眶微红,陈默赶紧将门口让开。任她夺门而出。

    “家主,你找我?”

    凌仙儿跑出去后,陈默在凌天翰的示意下落座,凌天翰给他斟上一杯茶,方才问道:“伤不碍事了吗?后院的莲花池你可以随时进去。”

    陈默点点头,不过现在有了极品天玄石,莲花池上那个小聚灵阵的威力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他了。

    凌天翰看着陈默,微微笑道:“不知你可听说过渡生潭?”

    “只是听说过名字。”陈默如实答道。隐约猜出,渡生潭似乎有股奇异的力量,才会引得四大家族争夺了这么多年。

    “所谓渡生潭。其实是一处颇为罕见的天地奇景,其中蕴含着极为精纯的天地玄气,若是能够吸引其中的能量,前途不可限量。”

    陈默有些不解,问道:“渡生潭虽然厉害,但族里既然有莲花池。想必其他几大家族中,也有类似的聚灵阵吧?为什么非要大费周章的争夺那渡生潭的名额不可?”

    凌天翰轻轻一笑。倒也不介意,继续道:“你有所不知。渡生潭之所以形成,乃是因为,那里是我族大能凌战先祖的埋骨之处。”

    陈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能,那可是达到第三秘境,天元之境的传说级人物,据闻达到那一秘境,抬手间便可毁天灭地,神通超绝,想不到凌家之中,竟然曾经出现过如此了得的先辈!

    不过想来凌家能得到太乙长生经,道德经这类旷世奇书,曾出现过几位惊艳才绝的先辈高人也属正常,好在他们不懂得古汉语,不知道这两部经书的珍贵之处,反而便宜了他。

    “凌战生前有位至交好友,乃是一位灵师,设下夺天大阵,欲与天争命,为凌战先祖重塑灵魂,得以轮回……”凌天翰娓娓道出。

    陈默心中震惊,这简直是逆天之能!屡屡听闻灵师之名,本来还没当一回事,但现在却是越来越觉得其深不可测。

    “灵师很强吗?”陈默嗫了一口茶,问道。

    凌天翰放下茶杯,露出崇敬之色,道:“能够称得上灵师,至少修为需要达到第二秘境,身为灵师,不修九宫改修神识,所以第二秘境又称为定禅境,到了这一境界,褪去凡体,抬手间可摘星拿月,实力不可估量!再加上灵师有大阵辅战,牵动星辰之力,战力甚至超过同境界修者……”凌天翰越说就越是感概万千。

    星辰之力,这个世界果然有这一说,自己当初正是出现流星异象而来,难道与灵师有关?陈默皱眉思索着,心中暗暗记住,灵师恐怖,以后遇见修灵者一定要多加留心。

    凌天翰继续转回话题,“可惜那位灵师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托这大阵之福,渡生潭中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天地玄气,随着大阵沉淀,品质极为精纯,而且其中更蕴含了一位大能的全部精血所化成的狂暴战气,若是能够吸收其中的能量,不仅能够加快修炼速度,而且对日后破入五境有极大的好处,几率几乎可以提高二成。”

    陈默心中一动,提高二成虽然听起来不多,但是如果只有五成几率,势必会提高到七成,成功几率大大增加,如果有八成把握,那则是百分之百必然能够成功,这样的好处,果然引人眼热。

    如果渡生潭真的有那般奇效的话,谁能够吸收其中的能量,那便意味着,那一方势力。又将会有很大几率,多出一位破入五境的强者,难怪会引起这么多大族的关注,无论哪一势力都不想拱手让人。

    “渡生潭对于五境强者帮助有限,但对于玄力期的小辈来说。却是堪称神物,可惜夺天大阵巧夺天工,耗费了一位灵师毕生心血,要将此阵破出一个缺口,至少需要十五位凝魄境的强者共同出力,庄家、纪家和滕氏部落便趁此机会硬插一脚。为此我们曾进行了多番争斗,后来经过调节,协商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那便是三年一度的渡生潭名额之争。”说起其他几家的时候,凌天翰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变淡了些。虽然与他们之间纠葛甚多。

    可惜凌家势衰,否则又怎会借助其他三家之力。

    “渡生潭虽然效果不错,但是却没办法供养这些人无止境的需求,所以,每三年一次,每次能够进入的名额只有三个。所谓的名额之争,其实也就是从四家之中决出最有潜力的新一辈,进入渡生潭加以栽培。”

    “你是想让我去参加?”陈默微微蹙眉。继而摇了摇头,道:“各大家族人才辈出,要寻找一个比我强的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此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倒是谦虚了,之前我的确没有考虑过你,直到我听九长老说起你与仙儿的那一战,我临时改了主意。你实力虽然差了点,不过脑子还算灵活。也有些手段……年轻人嘛,靠的无非就是一股拼劲。”

    陈默双眼微眯。能够进入渡生潭,好处无疑是巨大的,但是对于他这种破入五境毫无希望的人来说,会有用吗?

    纪老的话再他脑中回荡,当时不解,纪老为什么会说他修行无比艰难,今生都无法达到五境那一步,而今终于是有了一丝理解,因为他所需要的玄气量之浩瀚,到了九重天,恐怕天地间的玄气都是无法满足的。

    如果得到了这渡生潭的能量,会不会有了一丝希望呢?

    陈默沉吟了一会儿,问道:“家主为什么如此帮我?”

    凌天翰笑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不瞒你说,我打算将仙儿许配给你……”

    “噗——”

    陈默刚刚入口的茶水被喷了出来,这老头儿也太能搞了吧,竟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

    谣传是一回事,家主亲自提出来,事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老头心可够沉了,想把他整个人都绑在凌家。

    陈默不假思索,婉言拒绝道:“家主你还是三思吧,小子既没家世又无背景,这件事实在担当不起,何况令千金也定然不会同意的。”

    凌天翰微微笑道:“父母之命容不得她拒绝,仙儿都是被我宠坏了,天资不错,但韧性不足,我想让你帮她……”

    “呯!”

    破门之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凌仙儿怒气冲冲的闯进来,原来她一直没有走开,站在门外干着急,嫁给陈默对她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另一方面,她是怕陈默乱说话。

    陈默见她闯进来,说道:“凌仙儿,你真不想嫁给我吗?不想嫁的话就赶紧回圣地当你的贞洁圣女吧。”

    “做你的春秋大梦!”如仙子般圣洁孤傲的凌仙儿美丽无双的容颜上,仿佛布满了万年不化的寒冰,高傲的道:“我宁愿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你!”

    陈默微微一愣,笑道:“好志向,够清高,我也希望仙儿小姐能够早日得偿所愿,千万别再与我纠缠不清。”

    他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她会遵从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与他之间积怨太深,有着解不开的结,这辈子都不可能化解。

    真不知道如果这位贞洁圣女得知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她眼前这个最不屑一顾的男人看了个通透,还能不能保持那副清高圣洁的模样?

    “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默已经向凌天翰施礼告辞,走出了厅堂的大门。

    族会之时,陈默借机逃离凌家。

    他在这片世界游历数百载,终于见到了江灵溪,但却物是人非,江灵溪早已成为一宫之主,立誓终身不嫁。

    陈默长笑三声而去。

    八十年之后,陈默只身冲入天蓬圣地,娶走了第一圣女凌仙儿,一时名头盖天。

    但谁也不知道第二天陈默便离开家门,徒步远行。

    这一世陈默有着上一世的记忆,历尽生死离合,他心中多了一丝明悟。陈默散去修为,一步一步的走,走了数万里路,看尽人间百态。

    这一天,陈默突然站住,仰天长啸一声。

    天空出现一座金色的彩虹,陈默踏着彩虹而上。

    “看来你已经突破了。”

    陈默睁开眼睛便看见巫启满面笑容的站在自己面前,说道:“久等了,没想到经历了三个轮回才得以侥幸突破。”

    “很多人沉浸其中,永世难以突破,你果然很有天分,真的不打算留下来?”巫启再次挽留道。

    “不了,她们还在等我,经过这几世我也看透了,任何事情都比不上,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更为重要。”

    陈默看向东方,唇角浮出一抹浅笑,欣莲,亚萍,丽丽姐,百合,我回来了,这一次,我要给你们一个盛大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