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师徒反目

宋易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是那两道钢丝吊缆已经年久失修,上面锈迹斑斑,有的地方锈得只剩下小指粗细了,看得林天心里直打鼓,不免有点担心。--

    “这……这还能用吗?”

    林天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人家师徒两个都会什么如燕诀,能够身轻如燕,不至于踩坏这个颤颤巍巍的吊桥。但他要是不施展意念控物,只凭脚步硬走的话,这桥还真有点危险。

    “小玫,你先过。”

    黑衣‘女’人根本不理睬林天的啰嗦,而是直接吩咐道:“那个你……”

    黑衣‘女’人一直都没有问林天的名字,因为他觉得一个随时都要杀死的人,问不问名字都无所谓。

    但这个时候觉得没有名字又有点不习惯,于是她便问道:“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林天也不想这‘女’人“这小子那小子”的称呼,于是便没好气的回答,“我叫林天!”

    “哦,林天……”

    黑衣‘女’人点了点头,“林天,你第二个过。”

    林天知道黑衣‘女’人的心思,这桥无论自己是先过去还是最后过去,她都不放心。

    因为自己要是自己先过去把桥‘弄’断了,她们两个都过不去,那他就可以逃跑了。

    自己最后过去也是一样,只需要等她们两个过去了,然后随便一掌拍断绳缆,那她们同样过不来。

    所以他只有第二个过,她们才能放心。

    这个林天也没得选择,只好点头同意。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在石坡上折了根木棍拿在手中,以防意外。

    小玫第一个过。

    只见她脚步轻轻飘飘,如同燕子啄水,“倏倏倏”,只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飘到对过。

    “好了,师父……”

    小玫姑娘在对面站稳之后,便对她师父喊道:“可以让林天那小子过来了!”

    黑衣‘女’人听到,便对林天说道:“林天,你过去吧!注意脚步轻点!”

    林天知道,这黑衣‘女’人让他脚步轻点,绝对不是关心他的安危,而是怕他掉下去之后,就问不到程依依的下落了。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放心吧!我比你要更关心我自己……”

    说罢,他便拿着手里的木棍踏上吊桥,一步一步的往峡谷对面走去。

    “嘎吱,嘎吱……”

    林天一上吊桥,那势头明显的和刚才小玫姑娘过桥时不一样。[.超多]不但摇摆的幅度大了,就连声音也叫得让人心里慌慌的。

    林天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只见脚下百余米处,便是雾‘蒙’‘蒙’一片,云烟缭绕,再往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要是掉下去,就算是黑衣‘女’人那样的高手,只怕也是心惊胆寒。不过林天倒是不怕,掉下去了,意念御物上来就是。

    只不过他的这样逃命技能,他还不想在外人面前展‘露’,所以能不掉下去,还是不掉下去的好。

    “沓……沓……沓……”

    林天每踏出一步,这吊桥便颤悠一下,待到林天走到吊桥当中,吊桥的颤悠好像小了点儿。

    只不过就在此时,就听身后的黑衣‘女’人叫道:“那个……林天,你快点,吊桥要断了!”

    林天闻言,连忙回头,只见他身后**米处,有一处钢丝绳正咔咔作响,眼看就要……

    “砰!”

    林天刚刚反应过来,那钢丝绳便“砰”的一声断了开来!

    顿时,林天以及他脚下的吊桥刹那间便向下方急坠而去。

    以林天的速度,当然还可以抓住一端的钢丝绳,但固定在悬崖边的钢丝绳根部根本承受不了,被抛落的吊桥用力一扯,便整个的坠落下来。

    于是,只一眨眼间,林天和那道吊桥便消失在下方云雾弥漫的峡谷之中。

    过了良久,下方才传来一声声“轰隆隆”的巨响。

    黑衣‘女’人和小玫姑娘在悬崖两侧呆了片刻,半天才反应过来。

    黑衣‘女’人心里那个后悔,早知道这样就先‘逼’问这小子程依依的事情了,结果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在这时,只听峡谷对岸的小玫喊道:“师父,我把飞天梭扔过去,你从上面过来!”

    说罢,只见她一扬手,便有一枚两头尖中间鼓的梭状飞镖‘射’了过来,而飞天梭的尾部还系着一根细线。

    这根细线要是换作别人,当然没有什么作用,但对于筑基两层又修炼过如燕诀的黑衣‘女’人来说,却完全可以当作一座吊桥来用。

    黑衣‘女’人把飞天梭在这边固定好,那边让小玫拉紧,然后她便踩着这根丝线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虽然这不是普通的丝线,但要是换作别人,就这份稳定‘性’,也是望尘莫及。

    黑衣‘女’人走得非常快,转眼间就走到了峡谷的中间。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小玫手上一用力,峡谷对岸的飞天梭便被她拽了开来。

    “啊?”

    黑衣‘女’人一声惊呼,顿时就随着丝线掉了下去。

    不过她反应也够快,一把抓住了前面的丝线,然后一借力,整个人便向峡谷边缘飘去。

    这样的话,只要她再借一次力,就可以到达峡谷边缘了。只可惜当她身体落空,再想借力时,连小玫那头的丝线也断了。

    很明显,这丝线就是小玫故意‘弄’断的。

    这个时候,黑衣‘女’人来不及细想,只是凭着惯‘性’一边向下落一边向峡谷边缘冲。

    说来也巧,在落到百余米的时候,她还真的侥幸抓到了生在岩石缝里的一根藤蔓。

    于是在稳定了身形之后,她便顺着陡直的悬崖峭壁一点一点的向上攀去。

    以她现在的修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有点力借,她都可以转危为安。

    “这小妮子,偷偷修习魔气,我都没有说破去处罚她,没想到她竟敢来暗算我!哼哼,等我上去,看我不活剥了她的皮!”

    黑衣‘女’人一边向上攀爬,一边忿忿不平的咒骂,不一会便看到了悬崖顶部。

    悬崖顶部,正有一个人伸头向下探望,却不是她的好徒儿王小玫是谁?

    “王小玫!”

    看到王小玫不但没有逃跑,还居然敢在上面等她,黑衣‘女’人不由得破口大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孽徒,竟然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看我上去不活剥了你!”

    “咯咯咯,师父……”

    王小玫闻言,却是咯咯一笑,“师父,有我在这里,你以为你还能上来吗?”

    “什么?你……”

    黑衣‘女’人一听,差点儿没喷出一口鲜血,“王小玫,这些年来,我含辛茹苦把你带大,还教你修炼,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你竟然如此待我?”

    “咯咯,师父……”

    见到师父暴怒,王小玫仍然是“咯咯”一笑,“我们灵霄宫弟子,暗中修炼魔功,不知道该如何处罚?”

    “废去修为,面壁终生!”

    “那我偷偷修炼魔道功法,你刚才也应该察觉到了吧!”

    “哼!原来是为了这个……”

    黑衣‘女’人顿了一顿,语气不由得缓和了一下,“小玫,只要你让我上去,你修炼魔功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更不会向宫主报告。”

    “那……如果我要嫁给魔道中人,你也会同意吗?”

    “你……”

    听了王小玫的话,黑衣‘女’人这才想起王小玫曾经和一个玄‘阴’宗的弟子偷偷‘摸’‘摸’幽会的事情来,“小玫,你修炼的功法也是那个玄‘阴’宗的小子给你的?”

    “是啊,师父。”

    王小玫闻言,脸上虽然现出一丝红晕,但心中却满是幸福,“阿宝说,我跟你学功夫,永远都打不过你,所以他便教给我一套玄‘阴’宗的秘籍,只要我能打过你,你就管不了我们的事了。”

    “你……真是糊涂!”

    黑衣‘女’人这个时候还不忘教训王小玫,“修真和修魔是互相排斥的,一个人绝对不能既修灵气又修魔气,那样的话,魔气和灵气会在丹田内互相冲撞,时间久了,轻则经脉断裂,重则走火入魔!”

    “这个不劳您老人家担心,我的灵气昨天已经被林天那小子给吸光了。现在我这一身的魔气,已经达到了凝元两层的境界,和师父你可是不相上下啊!咯咯咯……”

    “凝元两层?”

    黑衣‘女’人虽然不是魔修,但也知道魔修的境界和修真差不多,第一阶是魔气一到九层,第二阶凝元,就是相当于修真境界的筑基。说起来这魔修的速度还真够快的,不知道这死妮子用了什么速成的方法。

    “小玫,你妄自修炼魔气,而且速度还这么快,一定会对身体有伤害,你让我上去,我给你检查结果。”

    “切!算了吧!你以为我这么傻啊?”

    对于黑衣‘女’人的话,王小玫不由得嗤之以鼻,“呵呵,我要是放你上来,你还不得活剥了我啊?”

    “不,不,小玫,那只是气话,我怎么会真的活剥了你呢?”

    黑衣‘女’人见到王小玫不信,似乎有些着急,“我是真的关心你。因为……”

    “师父,你放心吧,我以后自己会关心自己的。”

    王小玫想了想,又道:“嗯,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我和阿宝其实练的是双修功法,不但进展神速,而且对身体有益。师父,难道你没有发现,我最近的脸‘色’滋润了好多吗?”

    “你……不要脸!”

    黑衣‘女’人闻言,脸上顿时暴怒,“什么双修?他明明是拿你当炉鼎……”